一佰教育网

清明前的小雨|作家:吴泽人

那天晚上,从单位加班回家,出来办公室,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。清明时节雨纷纷,猛然想起,马上就要清明了。

在这样的时节,雨滴轻而小,总带点忧伤,带点回忆的美丽,可以让人把已经走的很远远的,一点一点地拉回来,让记忆越来越清晰。

我没见过爷爷,不知道父亲像不像他。但是这些年来,我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早已亡故的父亲,我和他的相似之处越来越多。比如习惯早起,比如清嗓和咳嗽,比如谨小慎微,比如在不如意面前的隐忍和叹气。

我也有不像他的地方,比如他对庄稼和农活的热爱,尤其是农活,在我看来是煎熬和受罪,在他看来,简直就是一种享受。村里人都说他是好把式,每一样农活他都做的有板有眼,就连抬头、扬手的细节,也不放过,常常让我

文学

想起当时电影里关于农民的特写。闲下来的父亲总喜欢往地头跑,薅两把草,平几锨土,实在没什么可干,就在大杨树荫下,一蹲就是一晌。在这点,也不能说我和他不像,但我的大田,就是我的书,父亲把庄稼看得津津有味,我在书里流连光阴。还有,他的笛子、二胡和口琴,就好比我的诗歌、散文和小说,他的不甚精湛,我的文字粗疏,但都是小文艺小情怀。二胡曾长期挂在墙上,我也曾赌气数年不著一字,一样的脾气。

二十年的城居生活,拿走了我很多东西,也填进了很多东西。拿走的,很难再回来了,填进的,或许已经长进肉里了,比如欲望,比如名利。但它们是长不进骨头的,因为骨头是父亲给的。

骨头里有一个田园牧歌的梦想,那是父亲一生最大的浪漫,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回忆。

赞 ()
分享到:更多 (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3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'); })();